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专业翻译机构中英文件翻译公司翻译服务报价-广州贯日翻译社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23|回复: 0

[非洲投资商务环境与人才外派] 越过偏见,认识一个真实的非洲

[复制链接]

859

主题

0

好友

37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3-8-21 10:01: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书是国内第一部面向普通读者的、以非洲为主题的纪实作品,作者以东非国家乌干达为落脚点,对数十位旅居非洲的华人和非洲本土的文化精英进行了大量深入、扎实的采访,力图为中国读者呈现一个真实的非洲。


  中国和非洲这两种既相互抱拥又彼此陌生的文明,在“如胶似漆”中,混杂着误读与曲解。当中国人踏上这片广袤的土地,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东方古国与神秘大陆的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误解的开端


  当飞机抵达乌干达南部城市恩德培,笔者像往常一样给父母发了一条手机短信报平安。很快,收到了父亲的回复:“那里一定很热吧?多喝水!”事实上,乌干达是我到过的气候最宜人的国家,尽管位于赤道地区,但因平均海拔在1000米以上,终年凉爽,首都坎帕拉的日最高气温维持在25-28摄氏度,并因紧邻著名的维多利亚湖而气候湿润。绝大多数中国城市,都没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但在很多中国人眼中,非洲,无论乌干达、卢旺达还是别的地方,都是沙漠深处孤独且荒凉的贫瘠国度。


  笔者在较为熟识的中国朋友中做了粗略的调查,大多数人听到“非洲”后脑中出现的第一个词语或影像,包括暴乱、象牙、钻石、海盗、裸露上身的妇女和原始部落。这种刻板印象,竟与殖民主义时代的流行观念如此相似,而即使在150年前,中国自己也还是西方列强砧板上的肉。至于非洲的文化结构和思维方式,则并不存在于中国人的常识之中。


  事实上,任何两种文化之间出现任何形式的误解,都是正常现象。这大抵是文化“保守”与“排他”两种天性使然。不独非洲,中国与西方文化的大规模交流早在晚清时期即在官方层面大规模展开,其间更伴随着新文化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激烈清算,可时至今日,又有多少人真正读懂了西方?


  如历史一再表明的那样,经济关系的密切并不必然导致文化的亲缘。尽管对于绝大多数非洲人来说,“中国”是个非常熟悉的字眼,但这种熟悉并未导致文化上的亲近。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并供职于中国企业的非洲年轻人,也往往非常自然地认为中国人都是武林高手,这种印象大多来自好莱坞电影。


  复杂的非洲人


  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厄运源自从7世纪开始的奴隶贸易。在大陆东部,阿拉伯奴隶贩子总计将1800万非洲人经印度洋运往世界各地。到15世纪,大西洋上的奴隶贸易极为勃兴,在400年间,总计有约1000万非洲人被绑架、劫掠并运往北美。从事这项贸易的人包括葡萄牙人、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荷兰人和美国人。直到19世纪,西方主要殖民国家才在国内政治压力下纷纷终止奴隶贸易。取而代之的,则是欧洲大国对非洲领土的直接瓜分。及至19世纪晚期,整个非洲大陆只余两个独立的民族国家: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彼时被欧洲人称为“阿比西尼亚”)和西非的利比里亚(实际为美国控制)。绝大多数国家沦为列强的殖民地或保护国。尽管这一历程给不少尚处于原始部落阶段的非洲国家带来了现代社会的种种制度和理念,却也对被殖民国家的自然资源和文化传统构成了毁灭性的破坏。


  没有人能够说清这段屈辱而叵测的历史究竟对今日非洲人民的生活方式和非洲文化的发展轨迹带来了何种冲击。在我们的访谈中,几乎每一位受访的中国人都会就他们与非洲人的交往和接触发表一大通看法。其中有不少判断触及了殖民主义有可能对当代非洲人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产生的影响。事实上,尽管绝大多数非洲国家都已赢得民族与国家的独立,但殖民主义对这片土地的影响始终没有得到彻底的清算,遑论涤除。


  复杂的历史造就复杂的性格及国民特征。几乎每一个在非洲长期生活的中国受访者都给出了非常相似的结论。


  大学一毕业即来非洲、曾在六七个国家待过七年的大型中资企业员工小窦(化名),如今在乌干达分公司负责公共关系维护业务。他给我们讲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故事:去超市买东西,门口的保安会对你说:“嗨,我的朋友,给我买一瓶苏打饮料吧!”在跨国企业工作的员工,几乎每个人都曾借钱给非洲籍同事,甚至包括公司总裁、副总级的“有钱人”。对于借债,很多人拖欠,甚至根本不还。


  “后来我渐渐想明白了,”小窦说,“其实借钱、要钱也许是一种文化习惯,‘给我买一瓶苏打饮料吧’就像我们中国人见面说‘你好’一样,你给他买,他会很感激;你不给他买,他也一样善良热情。”


  中国人在非洲


  相比欧洲人,中国人尤其是中国资本在非洲的广泛存在已经是相当晚近的事。用乌干达记者罗纳德·赛坎迪的话来说:“当年的欧洲人,左手拿着《圣经》,右手拿着枪,闯进来……”在他看来,现在非洲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基本上来自于欧洲殖民者。


  对于绝大多数连温饱问题都还有待解决的普通非洲人来说,“中国”不过是大街上越来越多的黄色面孔,他们在这里开公司、开餐馆、挖矿,很有钱,却也不好相处。中国人仿佛带走了很多,却基本没有留下什么,尤其是没有留下多少可以持久发酵的东西,如观念、价值和文化。


  “有很多东西是短期内难以改变的。”供职于乌干达某大型中资企业公共关系部门的翟薇对我们说,“比如说,很多非洲人信仰基督教,他们认为无论自己得到了什么,都是上帝的恩赐,包括中国人修的公路、大坝和体育场;而中国人多是无神论者,更愿意通过努力的工作来获取安全感,而且希望非洲人知恩图报。”


  翟薇还给我们讲了她与打扫房间的非洲阿姨之间发生的许多既可笑又令人无奈的故事。其中,最令她念念不忘的是牙刷的故事。中国人普遍节俭,换牙刷之后,旧牙刷舍不得丢掉,总会留着刷刷鞋、刷刷浴缸上的小污垢之类。第一次换牙刷,翟薇将旧牙刷放在墙角的拖鞋边。晚上下班后,发现非洲阿姨已经将墙角的牙刷拾起,重新放回牙缸,与新牙刷“亲密地”摆放在一起。翟薇无奈,只好将两支牙刷均弃用,并语重心长地对非洲阿姨说:“放在其他地方的牙刷,请不要理会,更不要放回牙缸。”


  第二天,翟薇将旧牙刷放在浴缸旁,离刷牙的地方有几米远,谁知晚上到家,发现旧牙刷又一次奇迹般被插回了牙缸。


  第三天,翟薇下了狠心,将旧牙刷放到马桶旁边,心想:“非洲阿姨总不会把马桶附近的东西也捡回来吧!”谁知下班后,打开卫生间的门,翟薇彻底崩溃了:那只顽强的旧牙刷,再一次傲然挺立于自己的牙缸之中,与自己三天内启用的第三只新牙刷肩并肩地站在一起。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被打败了,”翟薇说,“从那以后,用旧的牙刷我绝对直接丢掉,不给非洲阿姨留下机会。”


  翟薇尝试对这种“交流的无奈”做出解释:“非洲人有根深蒂固的信仰,这种信仰在他们的思维和行为中设定了很多框架,该怎么做、先做什么、后做什么,都有下意识的固定程式。你和他们聊天没问题,但要改变他们的程式,是不可能的。在他们看来,牙刷就是刷牙的,只能放在牙缸里,其他地方一概不行。”


  问题依旧是,在非洲,缺乏一种机制或一套观念可以让本地人去了解乃至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无解的误解?


  如果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去考量非洲人的行为方式,往往会陷入“无解”的境地。对许多非洲人而言,在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上,他们依旧深受传统的部族与王国文化影响,对于外界的文化因素保持着表面开放、实际却极为审慎的态度。这种态度仿佛是种“集体无意识”,普遍存在却并不为人所感知。


  世界遗产卡苏比王陵位于乌干达首都坎帕拉,是布甘达王国四位国王的葬身之处。王陵的主体为稻草屋顶的锥形建筑。王陵始建于1881年,直至今日,仍是布甘达人政治与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蹊跷的是,在2010年3月26日晚上,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竟将整个王陵几乎全部烧毁。更为蹊跷的是,火灾成了一桩悬案,到现在仍未告破。我们访问卡苏比王陵时,被焚毁的主体建筑依然是废墟一片。时隔两年,王陵并未重建,这引起了我们的好奇。王陵工作人员介绍道,由于王陵对于布甘达人来说极其神圣,因此在重建问题上,布甘达王国(依然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存在于乌干达共和国中)态度极为强硬:只接受外界的捐赠,绝不使用布甘达人之外的工匠修建王陵。


  然而,对于几已脱离传统生活的现代布甘达人而言,如何重建工艺和结构都不复杂的传统建筑,竟然已成为难题。在仍有广泛影响力的现任国王姆温达·姆特比二世的支持下,王国征集了80位有志重建王陵的青年工匠,开始在年长工匠的指导下,学习传统建筑的修建工艺。这一过程已持续了两年多,却仍处于胶着状态。每一位造访王陵的游览者,只能从导游手中的旧照片中,一窥焚毁前的原貌。


  一座被冠以“世界遗产”荣耀的建筑,被一场不明来路的大火焚毁,并迟迟无法重建,这在中国人的观念中,似乎是件无法理解的事。我们习惯于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以最高的效率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但在布甘达人看来,很多事是不用急也急不来的。从我们访问过的一些布甘达人来看,认为能否抓住纵火者,“其实并不重要”。新的王陵能以多快的速度重建起来,也绝非布甘达人的当务之急。传统的布甘达文化比非洲绝大多数部族及王国文化更为尊重社会的多元性。



  ○摘自《再见巴别塔:当中国遇上非洲》常江 袁卿 著
Never too old to learn.
活到老,学到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手机版|同声传译|翻译公司|证件翻译|en-ch Inc.

GMT+8, 2021-10-17 08:38 , Processed in 0.06319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